1. 心之客栈首页
  2. 心理问题

任正非:我曾经得了抑郁症,靠自我调节

2018年,任正非跟索尼吉田社长回忆自己得了抑郁症,又自我调节的经历:

“2000年前后,我曾是忧郁症患者,多次想自杀。当时我知道这是一种病态,知道关键时刻要求救。

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社会压力!

国外有些年轻的大公司CEO,他们发展比我们快,现在也承受不了压力,问我是怎么过来的。

实际上每个人、不同时间的心理状态都不同,我们过去根本没想到要做世界第一的问题。

有时候我说:‘要活下来’!并不完全指经济,还包括思想。

外界神话我们,是不合符真实的,真实是我们很无奈。

直到2006年,我在西贝莜面村吃饭,我们坐在大厅。

有很多内蒙村庄的农民姑娘在唱歌,我请她们来唱歌,一首歌3美元。

我看到她们那么兴奋、乐观,这么热爱生活,贫困的农民都想活下来,为什么我不想活下来?

那一天,我流了很多眼泪,从此我再也没有想过要自杀。

那时,我们才把战略目标调整过来,华为几千人、几万人、十八万人一直聚焦在同一个‘城墙口’冲锋,每年研发经费150~200亿美金,全世界没有一个上市公司愿意投入这么大笔钱到研发。

这个时候才萌生要为全人类服务!”

(以上资讯来自网络)

任正非:我曾经得了抑郁症,靠自我调节

你看,任正非提出的“要活下来”与“要为全人类服务”;看起来,都像是老板给员工们一个打鸡血的口号。

因为我学的是“企业教练”。专业告诉我,任正非提出的“要活下来”;更多的是他和主创团队的焦虑、恐慌、无措与各种压力。

而他之后提出“要为全人类服务”;则是企业远景、是他个人的愿景、是人们的信念、是做大事者的格局。

前者聚焦的是问题,后者聚焦的是使命。

前者负荷的是人的各种负面情绪,后者承载的是一代人的责任心与使命感。

负面情绪使能人苦闷焦虑,正面影响则令人乐观释怀。

你看,生命原来如此简单!生命原来可以如此开怀!

服务员的兴奋、乐观和自在;唤醒了任正非焦虑苦闷彷徨的生命!

这是任正非那个时期以来,一连串深层思维意识转变的显现。

从那一刻起,任正非知道了微笑面对一切无妄之灾的力量。

我曾经读到一个故事:有人采访国外一个90多岁的老奶奶:“您为什么每天看起来都那么快乐啊?”

老奶奶说:“因为,我很早就发现了:我这一生最痛苦、最难过、最黑暗的事情,都超不过五天,通常只要三天,我就会走出黑暗、难过、痛苦的阴霾了。”

你看,失败也好,抑郁也好,苦闷焦虑也好;有时候,最多让自己撑五天,你就有力量面对你的无妄之灾了。

有些事,真的不需要别人劝解,想开了,也就放下了。
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在电脑端页面右侧联系客服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本站可以添加推广信息,欢迎与本站内容相关的自媒体入驻,或者授权我们转发内容。大家一起建设和维护良好的网络环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