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心之客栈首页
  2. 人际关系

叔本华:谦虚是美德这句话是蠢人发明的

在西方哲学史上,叔本华属于传统观念的叛逆者,他用“意志”来对抗“理性”,把哲学的重点从逻辑、思辨转向生活、美学与伦理。尼采在《作为教育家的叔本华》中评价说,叔本华最大的优点就是真实,他敢于做自己,大胆地讲真话,丝毫不顾及庸众们的脆弱的心理。

于是,在叔本华写的《人生智慧》中,我们便读到了这段惊世骇俗的文字:

“不要抛弃贺拉斯的这一句话:‘你必须强迫自己接受应有的骄傲。’谦虚是美德——这句话是蠢人的一项聪明的发明;因为根据这一说法每个人都要把自己说成一个傻瓜似的,这就巧妙地把所有人都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。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世界上,似乎除了傻瓜之外,再没别样的人了。”

骄傲是对自己的优点进行确认

善于观察的人都会发现,许多身怀一技之长的人多少都会有一些骄傲的性格。例如苏格拉底接受了“世上最聪明的人”这个赞誉;尼采在《瞧这个人》中不断发问:

“我为什么这样有智慧 ?”

“我为什么这么聪明?”

“我为什么能写出这样优秀的书?”

……

当维特根斯坦参加答辩时,面对导师罗素的某个疑问,他不紧不慢地回答道:“别急,你们永远也搞不懂这一点的。”

在许多人看来,骄傲乃是一种恶德,它会使人变得自满、自大,从而不思进取,逐日倒退。所以人们都喜欢对骄傲者进行口诛笔伐,好像自己代表着正义和正确。然而,叔本华却认为这不过是嫉妒心理在作怪而已,骄傲其实无可厚非,他说:

“骄傲一般都受到人们的抨击和诋毁,我估计这些抨击和诋毁首要来自那些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骄傲的人。”

一个人之所以骄傲,原因在于他确实有着过人之处,并且认识到自己的优点,这本身也是难能可贵的,他应当接受自己所应有的骄傲。苏格拉底知道全雅典只有他一个人察觉到自己的智慧毫无价值,他能够认识自己,所以坦率地接受了神所赠予的美名;庸众们嘲笑尼采是一个疯子,然而又有谁能写得出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这样不朽的著作呢?当我们攻击维特根斯坦的自负时,是否读懂过哪怕是一页的《逻辑哲学论》呢?当我们抨击一个骄傲者时,应当先思考下,这是否是他“应有的骄傲”,而不是对一切“骄傲”都进行口诛笔伐。

叔本华:谦虚是美德这句话是蠢人发明的

骄傲不同于自信,自信者只是对自己的能力确信无疑,但没有跟他人进行对比——也就是说没能特别地发现自己的过人之处。一个才能平庸的人也会感到自信,却不会轻易骄傲,因为他没有超出众人之上的优点。

叔本华教导说:

“面对大多数人的恬不知耻和傲慢无知,无论哪一个人,只要他拥有某一方面的优点,都要牢记在心。”

因为世道上充斥着许多平庸无能之人,他们没有骄傲的资本,却有着傲慢的心理。如果你不通过应有的骄傲来确证自己的优点,而是以谦虚的态度来贬抑自我,抹平自己与他人的差距。那么这些无能之辈就会把你的谦虚当作真话,真的认为你比他更无能,并且大胆地指挥起你来——“蠢猪反过来教导智慧女神”就会活生生地上演。

骄傲与虚荣并不是一回事

骄傲是确信自己拥有某一方面的突出价值,骄傲者对自己的优点从不怀疑。虚荣却并非如此,许多虚荣者内心中对自己的能力多少都有点疑惑,他们渴望通过别人确信自己的才能,以便在他人的确信之后,自己也终于可以对此信以为真。

虚荣者如邹忌,他身高八尺,每天对着镜子端详,不能确信自己的美貌。所以才反复问妻子、小妾和朋友,想通过他们的评价来使自己变得坚信不疑,然而本质上还是“不自信”。一遇到更美的徐公,所有的虚荣幻想都会破灭。

如果说骄傲是发自内心的自我敬重,那么虚荣便是从外在努力来获得这一自我敬重。所以骄傲者偶尔会发出狂语,但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默,因为他们从不在乎他人的评价;在他们的眼里,别人都是平庸之辈,哪个天才会去在意平庸之辈的评价呢?虚荣者则喜欢夸夸其谈,他们总是想要对别人施加影响,以便获取他人的赞许,然后在这一基础上建立起对自己的良好评价。他们热衷于曝光度、做数据、炒流量和控评,哪怕是一个差评都会伤及到他们那脆弱的心灵。因此,叔本华说:

“虚荣使人健谈,骄傲却让人沉默。”

沉默者偶然发出的狂语对人们并无害处,却遭受到猛烈的口诛笔伐,每个凡夫俗子都要来教他做人,告诉他“谦虚是一种美德”;而当虚荣者把持话语权、挤占舆论空间之际,卫道士们却集体沉默了。

理由无他,前者更能激起人们的嫉妒心理而已。

谦虚是一种世故,不是美德

许多天才人物的性格总是不讨人喜欢的,他们孤僻厌世,离群索居。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默默地从事研究,而不是夸夸其谈。因为在天才看来,我们普通人总是难以听懂他们的话、读懂他们的书,我们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无知健忘和漫不经心的样子,让他们觉得是在对牛弹琴——因此,大部分天才都是喜欢沉默的,尼采和维特根斯坦本质上都是内向之人。

天才具有夸耀的资本和骄傲的资格,犹如富翁具有炫富摆阔的财力一样。有钱人的显摆会招来仇富,天才的骄傲也会造成嫉妒。因此,谦虚也就如同装穷一般,只是一种虚伪的自保手段而已。人们都知道,“老于世故”并不是一个好的评价,而谦虚其实就是一种世故。正所谓有“世”才有“故”,“故”只是针对“世”的应付手段而已。世道上,仇恨富人、嫉妒天才的庸众实在太多,所以装穷叫苦、谦虚卑下的对策才发明了出来。然而,我们不去改变那恶劣的“世”,却只是去抨击作为应付手段的“故”,岂非治标不治本?

我们从来都是教导富人要装穷叫苦,却不能改改自己的仇富心态,树立勤劳致富以及致富光荣的奋斗理念;我们总是抨击天才人物的性格,教他们“谦虚是一种美德”的做人道理,却不反思一下自己的能力不足之处,不肯向他们的优点多多学习。

其实,“谦虚是一种美德”与“越贫穷越光荣”一样,都是蠢材的发明。一个伟大天才的谦虚,无疑会取悦于庸众。然而,这会使天才形成迎合庸众的心理,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思想和观点,甚至放弃自己的方法和风格。过分在意庸众的评价与喜恶,只会扼杀无数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把他们的优点与骄傲一同压抑下去,最终成了庸众中的一员。

我们要接受应有的骄傲

谦虚只是一种策略,让天才人物在装愚守拙的外表下,避免庸众的攻击。然而它也会产生极大的危害:

第一,谦虚会削弱一个人对自己优点的确信。假如一个谦虚的人书法写得很好,那么当别人夸奖他时,他就会说“不过尔尔”、“雕虫小技”之类的话。如果他真认为自己写的东西是“雕虫小技”,那么他将看不到自己的过人之处,认识不到自己的价值。久而久之,也会把这一技之长当作不足称道的事情,进而丧失激情,以至逐渐荒废掉;如果他只是为了取悦他人,而故做谦逊之词,也会养成不说真话的毛病。假使他真是因担心自满而不思进益,那他也应认识到自己缺陷之所在,并向旁人指出可以改进的地方,而不是连声“不足道哉”、“聊以献丑”来敷衍;

第二,谦虚会让他人看不到你的能力。现代社会,虚荣的人实在太多,这些无能之辈喜欢通过别人来确信自己的才干。所以,如果你不主动展示自己的长处,没有人会有心去发掘你。你的故作谦逊之词,会被他们引以为据,当作你不如他们的地方,并进而将你视为一个需要被领导和被指挥的傻瓜,等待着你将会是怀才不遇以及“恨恨而死”了。

叔本华说得好:

“正因为骄傲根植于确信,所以,骄傲就和一切知识一样,并不就在我们的主观随意性之中。”

有才能作为支撑的骄傲就像知识一样,并不是全无根据的主观夸耀。诸葛亮高卧隆中时,常自比管仲乐毅,他虽偶发狂语,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“不求闻达于诸侯”的沉默之人。

对于天才来说,应有的骄傲就是不断地提醒自己:要牢记我的过人之处,不能为了迎合庸众的评价而丧失了自己的优点。“谦虚”则是一种世故的自保手段,是庸众用来束缚天才的“美德”罢了。
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在电脑端页面右侧联系客服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本站可以添加推广信息,欢迎与本站内容相关的自媒体入驻,或者授权我们转发内容。大家一起建设和维护良好的网络环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