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心之客栈首页
  2. 人际关系

唐伯虎去岳父母家,酒后抓住小姨子不放

传说唐伯虎婚后不久,一天随妻子回去看望岳父岳母,岳母知其善饮,特设家筵款待于他。

席间,岳母频频向他劝酒,唐伯虎新婚燕尔,怡然自得,来者不拒,不知不觉间竟喝的酩酊大醉。于是他妻子就扶他去床上休息,随后走出卧室,与父母双亲大人及弟弟妹妹共话家常不提。

其间唐伯虎的小姨子出去小解,正从卧室门口走过,看见姐夫醉卧于床,一半被子悬空拖于床下,于是上前为姐夫盖被。唐伯虎醉中以为是妻子来看他,伸手就去拉她。小姨子手一缩,他竟抓住她衣角不放。小姨子用力挣脱,她以为是姐夫对她非礼,羞愤而走。唐伯虎一个翻身,又鼾声大作,睡得很死。小姨走到门口时,回头看看酣睡中的姐夫,怨气难消,于是提笔在墙上题诗几句:

好心来扶被,不该拉我衣。我道是君子,原来是赖皮。可气,可气!

唐伯虎去岳父母家,酒后抓住小姨子不放

唐伯虎醒来后看见墙上的题诗,依稀忆起适才之事,羞得无地自容,也在旁边写诗一首:

酒醉烂如泥,不辩东与西。我道是娇妻,原来是小姨。失礼,失礼!

唐伯虎出来后,岳父母见他一脸愧色,心中诧异,又见小女满脸愤怒之状,更是不知发发了什么事。她于是走进卧室,看见墙上的两首题诗,知道是一场误会。她也是粗通文墨之妇且又知书达礼,乃在后面添诗一首:

本是拉妻衣,不防是小姨。怪我多劝酒,使他眼迷离。莫疑,莫疑。

随后跟进来的妻子见此题诗,不禁杏眼圆睁,花容失色,银牙咬碎,嘤嘤哭泣,恨丈夫酒后乱性,怒而书写道:

黄汤多几滴,不意色心起。枉读圣贤书,几人类如你?恨极,恨极!

哭声惊动了堂屋中的父子二人,于是父子齐到卧室探问究竟。老大人乃开明之士,看到后哈哈大笑,提笔写道:

我儿休哭泣,亦不怪贤婿。谁不年轻时,我是懂得的。休提,休提。

一旁呆若木鸡的小舅子不觉哑然失笑,手痒难耐,抓笔紧随老爹其后,写道:

即午治家筵,姐夫醉似泥。尔等壁题字,甚是无道理。乱矣,乱矣!

一家人看后哈哈大笑,唐伯虎与妻子及小姨子也前嫌冰释,齐至上房重新坐下叙话。
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在电脑端页面右侧联系客服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本站可以添加推广信息,欢迎与本站内容相关的自媒体入驻,或者授权我们转发内容。大家一起建设和维护良好的网络环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