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心之客栈首页
  2. 人际关系

渐行渐远的亲情:我和我的堂弟堂妹们

今年过年前,一月份。突然有一天,微信有新朋友申请,我点开一看,说明里写着堂弟的名字。

通过后,堂弟告诉我,他要结婚了,问我是否能回家参加?虽然心里肯定不会去参加,但我还是说等得到放假通知才知道。

堂弟是叔叔家最小的孩子,比我小整整15岁。我从初中起就开始住校,基本只有寒暑假才回家,特别是工作后回家的次数更少了,所以跟他相处的时间非常少,长大后说的话也屈指可数。但这不是我不去参加他婚礼的理由,因为我跟他没有任何过节。

堂弟上面有三个姐姐,也就是我的大堂妹、二堂妹和三堂妹,堂弟比大堂妹小13岁,比三堂妹小8岁。也就是说,堂弟是经过婶婶千辛万苦躲避计划生育生出来的,所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当然,我知道,叔叔和婶婶是不在乎我们家是否参加的,因为他们也是将就性的打一个电话给我父母(我父母将近十年来一直跟我们住在城里,只有过年才回家走亲戚)。堂弟也没有打电话给我们(我、我哥和我弟,也就是他的大姐、大哥和二哥),每个人就发一句话,就如同给我们下达命令一样。当然,以前三个堂妹结婚生子,也没有一句话告知我们的(她们没有读书,很早就结婚生子了),只是父母会帮我们把礼随上。后来我们结婚生子,也没通知她们,她们的父母也是把礼随上。其实,两家一直是这样。

虽然从小,我们的心已经离的很远了。但是长大后,我跟堂妹们不止一次的说过,不管父母们有什么,我们作为兄弟姐妹,一定要团结、互助。

或许,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因为事情终究没有往我想象的方向发展。渐渐长大后,我们如同两条平行线,遇到就停下来,打一声招呼;家里张罗事情包个红包,表表心意,然后又各自往前延伸,永不交集。

我一直相信,很多事情,从开始就注定,就像我们和堂弟堂妹们的渐行渐远一样。家庭环境及父母的关系,会深深的影响着下一代。或和谐互助,你来我往;或生如陌路,各自安好。

渐行渐远的亲情:我和我的堂弟堂妹们

我和我的堂弟堂妹们,就是生如陌路,各自安好。其实,不怪我们,我们都没有错。

我母亲家是贫农,家境不好,还有两个弟弟。父亲家是富农,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,爷爷是国家干部(被打成富农后被下放到一偏远乡镇管化肥仓库,69岁胃穿孔去世,此后奶奶由国家养)。在人人喊打和远离的富农阶层的年代,母亲要嫁给父亲,在外婆家掀起一场风暴。母亲是个倔女子,无论外婆怎么谩骂、诅咒,她还是嫁了。来时没有祝福,到时更是血雨腥风。

婶婶的娘家是富农,嫁给叔叔也算是门当户对。她上面有三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,一个弟弟。她父亲在我们镇上开一个小卖部(当时是乡),日子也过得宽裕。

母亲怀孕后,奶奶就把她分家了,一分钱一粒盐都没给(当时父亲把所有的工资都上交给奶奶)。爷爷奶奶跟叔叔住的,理由是我父亲有工资,叔叔是农民。其实,这只是理由之一(在农村,父母确实比较疼小儿子,都跟小儿子住,家里家外帮忙),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母亲是贫农,娘家也穷,他们是看不起的。

从我记事起,母亲和奶奶婶婶经常吵架,不是奶奶婶婶跟别人的聊天传到我母亲的耳朵,就是我母亲跟别人的聊天传到她们的耳朵,围绕着各种话题吵。那时小,很多事情记不清了。但是这么多年来,奶奶和婶婶(有时还有姑妈们-三个姑妈)围攻妈妈的画面犹如电影画面一样在我眼前闪现。叔叔在家的话,也会加入到攻击母亲的行动中来。而父亲对此从来不闻不问,哪怕在家,也从来不说一句话。

吵架的内容,就是围绕着奶奶如何对母亲绝情,不闻不问还泼冷水故意刁难;而婶婶是占尽所有的好处,还死不承认,对外人说母亲污蔑她,更大肆在外面说母亲的坏话……农村是个是非之地,传来传去,最后就是吵架,矛盾就是这些林林总总的不公平之事的叠加。

从小,我们是在村里一户好心的人家家里长大的,而弟弟只比大堂妹大一个月。长大后,知道叔叔家比较富有,妹妹们经常有很多东西吃,我们没有。有时,也会跟堂妹们吵架,她们就说她们的舅舅家有钱,我们的舅舅穷……

现如今,我知道童言无忌,也不会真正去在乎这些。但恰恰是小孩的童言无忌,才真实反应了当时我们两家的状况。不过我们两家的孩子也会一起玩,只是单纯的玩,关系也一直不亲密,这当然少不了我们各自的母亲对我们的“教育”。

你想,能亲密到哪里去?她们是奶奶带大的,疼爱的,外婆家家境又不错,父亲(叔叔)有爷爷奶奶的扶持做些小生意,比较宽裕。她们没出生之前,奶奶跟母亲(婶婶)一起忙里忙外的干活,出生之后就专门带她们,照顾家里……她们的成长是顺风顺水的,不愁吃喝,没有苦难的。而我们呢?出生就伴随着苦难,艰难,绝望,被各方欺压刁难,要不是没有下面家的爷爷奶奶照看,绝望会更深。

那时候,我们几乎不去奶奶家玩(也就是叔叔婶婶家),更不会去他们家吃饭,倒是很喜欢去下面的爷爷奶奶家玩。每逢街日子,堂妹们经常有很多东西吃,我们也自觉的避开看见她们。有时无意看到她们在阳台上吃,内心满是羡慕,但也仅此而已。

小时候,我所看到的,就是所有的人都欺负母亲。但在她们有事时,母亲还依然大度,大方,做到最好。当时我真的很不理解,经常对母亲说,谁要是这样对待我,我肯定不会对她们好。你对我不好,我一定对你不好。每次,母亲总是苦笑,你不懂。

就算如此,但此后她们的种种行为,也只能变本加厉,没有将心比心的任何痕迹。那时真的觉得,母亲是活该的,何必一次次去贴人家的冷屁股,到最后被变本加厉的伤害。但是因为目睹种种,我们的心有了很明显的变化。

我确实不懂,因为我不会为了维持表面的关系,让自己的善良和好心一次次被践踏。那时,看着人家欺负母亲,我都沉默的看着,听着,内心无比难受。

细细琐琐的吵架,把仅有的亲情都消磨殆尽。当然,也让我们小孩之间,变得生疏陌生。我记忆最深的几件事,直接抹杀了我对亲情仅存的一点希望。

1987年,爷爷在医院去世。农村人都讲究叶落归根,大家商量怎样把爷爷运回家。考虑到叔叔的船是去钓鱼做生意用的,父亲大度的说用我们家的船把爷爷运回来了(我们村依山傍水,船是家家户户都有的交通工具)。祭祀用的鸡和猪等,婶婶也不愿意出,父亲说服母亲给贡献出来。收到的慰问金,哪怕是父亲的同事,叔叔都拿走了,说爷爷是跟他们住的,应该是给他们的,父亲也给他了(之后别人家的回礼都是我父母出)……可是,最后整理爷爷遗物和存折的时候,叔叔和三个姑妈支开了父亲,最后告诉他爷爷一分钱都没有。父亲又不傻,但是不想跟自己的妈妈、姐姐和弟弟争吵,没有讨要说法。可是母亲觉得他们欺人太甚,事都我们做,好处都让他们占了,从此为这事争论不休,鸡犬不宁。

父亲对母亲从来就一句,不给我们,我们自己挣。可是母亲咽不下这口气啊!

我11岁左右,有一次一个同学来我们家碾米,我操作机器。那个同学问我,你爷爷去世了,留给你们家好多钱吧?(她们都知道我爷爷是干部,村里人流传爷爷留下好多钱)我回答,我们家一分都没有,都是叔叔婶婶拿了……我不知道婶婶在门外偷听(她们家的杂物房就在我们家设备房旁边),于是冲出来把我大骂一顿,说我造谣……叔叔也一起来大骂我,指责我。我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碾完米赶紧逃回家,而他们还一直骂骂咧咧。

不巧,母亲从外面回来了,问我情况之后,又跟他们吵了一架。我听着,一声不吭。那时在我心里,我总想,为什么无理的人可以这么理直气壮?

而另一件事,深入我心里,此生不会忘。

有一年,过年前,二堂妹出嫁(她是最先出嫁的,因为小学就不读书了,然后是三堂妹结婚,再是大堂妹结婚,我们家三个结婚的都比较晚,这就是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吧?)。大年初三,叔叔请家族的人去吃饭表示感谢。据说家族的人都来了,快吃完了,才有一个人发现,我父亲没在?就问叔叔,你哥不在家?

叔叔尴尬的说,忙着都忘记了,然后来我们家叫父亲。母亲知道他们快吃完了,说他欺人太甚,让父亲不要去,可父亲说没所谓,去了。

期间,父亲跟家族的几个爷爷聊天,谈到韦拔群被侄子杀害的事,叔叔认为父亲含沙射影说他不要兄弟,然后举起椅子要砸向父亲。父亲懵了,不记得走,被那几个爷爷拉着推出门,让他快走,而叔叔还拿着椅子跟上,要跑到我们家来打。

我和弟弟,母亲见状,赶紧把门关住,跑到阳台去(我们的阳台都是对着院子的)。叔叔和婶婶大骂,又说着爷爷钱财的事,说那些钱本来就是他们的,爷爷一分钱都没有……

如果没有那几个爷爷拉开叔叔,那晚他能把我家掀了,或许还能把我们都杀了。我和弟弟都不说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而母亲则不停的责怪父亲,让他不要去吃饭,偏要去。本来他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,还过去让人砸,大过年的骂……

过年后我们都走了。不久母亲告诉我们,叔叔他们因为超界线电鱼,被当地渔政部门抓了。婶婶没告诉他们(父母),因为过年吵架之后都互不说话。让她弟弟(堂妹们的舅舅,吃饭送礼送钱当了一点官)去捞人,但是连人都没见到;然后让大姑丈去捞人,也是连人影都没见着(大姑丈是我们当地政府的人大主席)。而父亲是从一起被关押的人的家属嘴里知道的,在婶婶没有要求帮忙的情况下,自动跑去当地政府周旋,把叔叔捞出来了,而别人还被关好久。虽然如此,叔叔婶婶也从来没有一句感谢的话。

这么多年来,父母顾及兄弟姐妹情,顾及血缘关系,一直低姿态,委曲求全。用父亲的话说,如果换成别人,法庭不知道上多少次了,也老死不相往来了。

在哥哥埋怨父母不让他去参加堂弟婚礼时,父亲还专门写了两家的过往“恩怨”给他看。到现在,父母终于觉醒,不再让自己的子女像他们那样委曲求全。当然,哥哥不到三岁就跟着爷爷去上学,在家的时间少,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。

我和弟弟都是很多事情的亲历者,内心一直很平静,不是父母不让去,而是自己从来没想着去。

我们曾经很努力,努力改善跟堂弟堂妹们的关系。因为我们认为,我们是读书人,作为大哥大姐,不应该让兄弟姐妹变成陌生人。但最后只是尽力了,此生,只能做个熟悉的陌生人。

我工作后,小堂妹来我的城市,跟我住了7天(吃住全包),然后去深圳找我哥。我给她买了票,还给她200块钱(15年前).到深圳后,我哥去接了她,然后把她安排在自己的公司打工(哥哥当时是一著名台资企业的中层领导),给她买了床品等(大堂妹去找我哥的时候,我哥也是这样安排)。

当时大堂妹也还在那个公司打工。后来她跟婶婶说,小堂妹的床品是她买的。然后婶婶就去村里说,我哥在深圳都不接应她女儿,叫大哥有什么用(以前吵架,婶婶也让堂妹们不要叫我们大哥大姐)……话传到母亲这里,她坐不住了,打电话问我哥。我还告诉她,我是怎么对待堂妹的。

然后,又少不了吵一架。最后小堂妹承认是从我这里去到我哥那里的,我招待她吃喝,还给她买票和200块钱,是我哥接待的,床品也是我哥买的。最后,婶婶竟然说,小堂妹是犯贱才去找我和我哥的,宁可找别人也不应该找我们……

本来关系就不好,然后更生疏了。

2009年国庆,奶奶卧床两个月,我回家照顾。奶奶带大的堂弟堂妹们,没有一个回去。那几天,奶奶天天盼着见我,如果我起床晚了,她就不停的问姑妈,我什么时候过去。她用枯瘦的手不停的拉着我,流着泪,不停的对我说“我对不起你们,对不起你父母。你叔叔和婶婶有些不好的,他们(堂弟堂妹们)不懂事,你们别计较,不要放弃弟弟妹妹们啊……”

奶奶去世后,写的纪念文章,因为公开,所以没有写奶奶最后跟我说的话,比较隐晦的写出来了

我无言以对,违心的点点头。

不是我们放弃他们,而是他们早已把我们放弃了!
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在电脑端页面右侧联系客服,我们会妥善处理。本站可以添加推广信息,欢迎与本站内容相关的自媒体入驻,或者授权我们转发内容。大家一起建设和维护良好的网络环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地址:11570968@qq.com

工作时间:上午9点到晚上10点

QR code